不灯港.jpg (圖片使用自eiga.com)

《不灯港》導演專訪:捕魚郎的尋情歷險 「愛的語錄」噴發之《不灯港》

     手拿一朵紅玫瑰,對著女子訴說愛意,卻是白忙一場。主人翁奇妙特異的言行牽動劇情發展的電影《不灯港》,是第18部PFF獎學金(PFF Scholarship,由PIA FILM FESTIVAL主辦單位及其他共同贊助法人、團體、機構提供,每年獲得PIA FILM FESTIVAL Award Competition主要獎項的得獎者,即取得角逐獎助金的機會,經評選認定最具期待性的製片企劃提出者,不只獲得拍片資金,從製片到後續公開上映都有PFF團隊的全力支援。讓初出茅蘆的電影導演藉此學習電影從製作到發行的各階段作業,稱之為獎學金可說是名符其實)資助作品。曾經獲得PFF獎學金挹助拍攝劇情長片的有荻上直子(吉野理髮之家曾於2008台北電影節上映)、內田賢治(遇人不熟2006金馬影展上映DVD租售店都找得到)等潛力新秀。

     電影的舞台是漁港小鎮,小手伸也飾演的男主角萬造是個漁夫,一人守著間平房過日,晚上就到鎮上的小酒吧打發時間,也盼望能遇見心儀的女性。但,就在小鎮公所舉行的相親派對上,因為萬造寡言沉默的性格,外加一身過時的服裝,結果是慘敗收場。有一天,萬造見到渾身散發都會魅力的美津子。

■男主角是導演的自我投射

  在九州的港口小鎮長大,船跟釣魚是再熟悉也不過,所以很自然的把男主角設定成漁夫。雖然男主角預設年齡是38歲,比導演本人還年長,但角色性格也是導演自我投射。

   《不灯港》對白幾乎是男主角的「愛的語錄」。男主角用平板的聲線唸出「不管是怎樣的調味,一個人吃飯就是難吃。一起吃才是最棒的調味料。」時, 試片室充滿笑聲。為了找到男主角的適合人選,內田導演可是拿著厚甸甸的演員名冊逐一覓尋,但就是找不著。在製片的建議下,看遍舞臺劇,小手吸引了導演的注意。

男主角小手的羞澀模樣,是我心中的最佳人選

   電影中的萬造,一身誇張的裝扮與手拿紅玫瑰的行徑,在女性面前還更是不忘秀出小玩意,據說內田導演本身也是這樣。

  「對異性的情感非常難用言語表達。就把這個當成是過濾裝置,用行動表現出兩性間溝通的難點。」這種真實的憋扭模樣,化成影像加以昇華,成就導演的個人特色。

■5年前開始對電影產生興趣

  內田導演在大學三年級時休學,周遊世界各地。待在澳州期間,為打發時間,在投宿的地方看了電影《 午夜牛郎》 。「雖然當時不懂英文不知道電影在演什麼,回國之後看了有字幕的版本時,覺得怎麼會這麼有趣」2004年當時是他第一次接觸電影。還在思考未來要繼續研究數學,還是要當個搞笑藝人的內田導演,因為這部電影,對電影世界產生強烈的興趣。沒想到才過了5年,就推出個人第一部商業電影。

 「因為剛到東京時,跟電影八竿子打不上關係,沒想到竟然能拍片。這一切大概是因為一直接觸數學這種視野狹窄的學科,所累積的反作用力吧。」

  《不灯港》在7月12日閉幕的台灣影展「第11屆台北電影節」,獲得國際青年導演競賽項目的特別推薦獎。這是僅次於首獎的第二順位獎項。「都到這個地步,我想是沒有退路了」內田導演如此說道,導演看來超然離群的舉止,但從言語中感受到一定的決心意志。

原文滴家啦!

 

不灯港是我今年台北電影節看的唯一外語片

除了日本電影是我永遠的心頭好

被譽為日本新人導演登龍門的PIA影展

獨立非主流的特色

意在言外的影像語言所帶來的驚喜

讓觀影前的期待化成燈亮後的飽足感

(可比吃完2派克雞排的吮指回味樂無窮阿)

那種戳到心底的”刺點”更是難戒

去年能看到PIA

其實有點感謝游媽的湊展

雖然是七零八落

但有點像是在雜菜湯中找到雞腿肉丁的賺到

今年看到北影唯三的日本片中有不灯港

說啥都能不放過

不負期待的看得超爽

與其說是電車男漁夫版

倒覺得是無菌室的生態觀察日記

侵入者與擬態家庭

有人走有人留下

雖然中間有些小拖拍

讓我進入短暫休眠狀態

但結尾的回馬槍

出乎意外卻又餘味無窮

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hanji 的頭像
sahanji

非日常的日常觀察日誌

sahanj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