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way.bmp
圖截自《ハルフウェイ》 官網首頁

當日劇的「戀愛之神」北川悅吏子遇上影像風格充滿詩意透明感的岩井俊二,兩人聯手打造的電影,會是怎樣的作品?2月21日起將在日本上映的電影《ハルフウェイ》(由發行扶桑花女孩的シネカノン發行),片名字義直譯為Half Way,如同官網上的短句:「だけど、それは また 物語の途中」這部青春純愛電影說的,正是人生旅途中,一期一會的風景.....這回、轉動的膠捲會投映出如何的影像世界,實在令人好奇又期待。

以下原文出處:nikkei TRENDY net 電影《ハルフウェイ》特輯
岩井俊二與北川悅吏子專訪:日本「U-19」世代演員的魅力與表現方式

──讓U-19(指19歲以下)演員展現充滿生命力的演技,「即興演出」的導戲方式應該影響很大,是否確為如此?

北川:我想讓演員能夠放鬆自在,應該是好的。而這完全不是為了追求演技表現才這麼作。瞭解劇本之後,並不是照著劇本把台詞念出來,而是希望演員能自由的表現,因此在拍攝初期才用即興演出的方式。因為這樣而顯示四個主角各自的長處。 比方說,溝端淳平是關西人,平常講話就是關西腔,也因此拍攝時就不照劇本,而讓他用關西腔說話。在拍片現場視情況隨機應變,讓演員盡情表演,也捕捉到許多在其他日劇或電影中從未看過的表情。

──從岩井先生的角度,覺得即興演出的方式不錯的原因是? 

岩井:(即興演出)是讓年輕演員充分發揮的作法之一,他們也作的不錯。我想這是最重要的。大家真的都很棒,就這點來說,這樣的表演方式是非常輕鬆的。每個人都能輕易的作到。

──但只是說「請隨興表演」,其實對年輕演員來說,有時也會成為阻礙。

北川:回想起拍攝當時的狀況,我覺得現場的氣氛與拍片地點是非常特別的。有種一期一會的感覺。拍電影或是當導演對我來說都是第一次,如果要用言語表達這有多特別,可能很難,但這樣小編制的團隊合作是很好的。每個人都放得開,非常幸福的拍攝現場。就像在水中要怎麼游就怎麼游一樣。在現場就是這種感覺。拍片地點也在北海道,我覺得跟東京是完全不同的世界。如果在東京拍電影,大概沒辦法拍出那樣的作品。

岩井:演員們是依照拍攝日期,陸續從東京來到北海道的拍攝現場,接著立刻就開始即興表演的。大家邊吵鬧邊進行手上的工作,也就自然而然溶入現場氣氛。的確,我想那個現場的氣氛很重要。

──現場的氣氛應該可以說是導演跟製作人為主所營造出來的吧,這方面有特別下工夫嗎?

北川:我認為不只是演員,而是人只要給他自由發揮的空間,就能展現生命力。我自己也是這樣。與其設限把人封閉在框架中,不如先相信對方。在拍片現場也是,幾乎不講消極的話,而是把好的地方說出來。拍攝過程中,就這麼一次收到北乃跟岡田兩個人寫的信。信中寫到「因為是劇本以外的隨興表演,是不是能演出導演所寫的hiro跟shu,有點不安」這個時候,我如果告訴他們「因為相信你們,真的沒有問題」這樣也能夠讓他們安心吧。 

岩井:確實「信任」是很重要的。我認為這個跟「欣賞」都是重要的元素。大家都是年輕的演員,很帥氣,也很可愛。所以,導演跟製作人能夠欣賞演員的表現,這很重要。

北川:如果要說拍攝現場的氣氛,岩井先生打下很堅固的基礎,也讓大家覺得只要有他在一切就沒問題。正因如此,由岩井先生來當製作人,很好。他不是站在高位說些什麼來鎮住現場,而是為我們鋪上能夠安心的地毯,也讓身為導演的我覺得能自由發揮。

岩井:我的角色有點像是守門員,為了不讓隨興演出及故事進行出現漏洞,有種站在最後面顧著球門的感覺。當即興式的表演偏離劇本太多的時候,有時就看不清楚球門在那裡,身為製作人,就因為站在最後面,像一個看得見的終點一樣。如果可以看清楚球門在哪裡時,也能出個聲音,指引方向。所以,就算變成即興表演,也能用正確無誤朝著球門方向前進的心情,進行拍攝作業。

──北川小姐是否有從岩井先生身上學到指點年輕演員的方法?

北川:岩井先生會去瞭解對方的個性,而確實掌握接下來的發展呢。為了把演員導往某個點,不是只把想法表達出來,而是按照順序,跟著演員一起找出方法,而把演員帶到那個方向。我不是,我是那種想到什麼就直說的人,但岩井先生告訴我,有時一下子把自己想的東西告訴演員,或許他們瞭解,但也可能作不到。所以,為了找到那個點,先要這樣作,接著再那樣作。我沒有這樣的耐性,也不太懂導引人的方式,所以有點驚訝。

岩井:倒也不是平常都想著這樣的事情。比如說,北乃正在學芭蕾,肢體比較靈活,在演戲方面,也都能完成給她的挑戰,所以就常常出些難題給她。

北川:真的,北乃感覺就是那種能跳過欄干的人耶。有種「我要跳囉!」的強烈感覺。

岩井:岡田則是那種有煩惱就會悶不吭聲,一邊又像是打開不同的抽屜找東西的樣子。所以,就會放他一個人想一想。

北川:他是怕寂寞的人,卻放他一個人。說不定讓他覺得孤單,也不錯啦(笑)。

──這些事情是因為跟演員見面之後才想到的嗎?

岩井:是的。見了面之後才有這些想法。

北川:這麼說來,我也覺得是這樣。不管如何,相同的方法對誰都有可能失效,所以,就像看到演員後再寫劇本一樣,談演戲的事也是,對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方式。

──從U-19世代的演員身上有學到什麼嗎?

北川:該怎麼說呢,應該「年輕」這樣的東西吧。我一直都在寫愛情故事或青春劇,也知道年輕這樣的感覺。但看到真正的年輕人時,還是覺得被震撼到。年輕不是脆弱。不知道下一年會發生啥事的年輕人,那種野性的生命力,我已經失去了。

岩井:是啊。看到他們,有種真的沒有裝煞車或安全裝置的感覺。最後甚至還會過度加速,要讓他們停下來還真是辛苦。

北川:對對對。非常的有活力。有兩次,被他們的即興的演技感動到哭了。沒喊卡,兩個人(北乃、岡田將生)的演出,超越了劇本,就這樣繼續下去。兩人都是把情緒張力拉到最高,完全入戲,我看了也就哭出來。

岩井:即興表演中,演員們就這樣流下淚來,真的很厲害喔。不是輕微的也不是沉靜的那種即興演出。演員自己開始表演,北川真的哭出來,岡田也跟著她一起哭。想說是入戲到怎麼樣的程度才有這樣的演出。岡田說他每天都累到一回飯店倒頭就睡。應該是用了比我們想像更多的心力吧。就算是發燒快昏倒,也要到拍戲現場,這樣不顧一切的能量,是很驚人的。拍攝過程中,北乃與岡田雖然是不同類型的演員,但兩人都散發著有如大人物的感覺。我想日後他們會更成長。

──認為未滿二十歲的年輕演員的魅力在哪裡?

北川:雖然讓24到25歲的演員來演高中生其實也可以,我覺得還是有些東西也只有不到二十歲的人身上才看得到。我非常喜歡那種不知到會怎麼跌倒的危險感,或是那種處在危險狀態的感覺。

有次,跟戲中主要四個演員(北乃、岡田將生、溝端淳平、仲里依紗)吃飯,四個人就像電影裡頭一樣,聊些「大學要念什麼」或是「要一直當演員嗎」這樣的話題。不知道下一年會變如何的感覺,應該是二十歲之前才特有的吧。年紀越大,下一年會怎樣,其實大概都知道。

《ハルフウェイ》 幕後團隊:
導演.編劇:北川悅吏子
演員:北乃 きい 岡田 将生 溝端 淳平  仲 里依紗  成宮 寛貴  白石 美帆  大沢 たかお

製作人:李鳳宇 見城徹 岩井俊二
配樂:小林武史
攝影:角田真一
剪接: 北川悦吏子、岩井俊二
發行:シネカノン (cinequano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hanji 的頭像
sahanji

非日常的日常觀察日誌

sahanj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